第一次世界大戰是誰的錯?

Print Friendly

1914 年 7 月 28 日,奧匈帝國對塞爾維亞宣戰,一次世界大戰── 20 世紀第一場大規模的災難──正式展開。一直到今天,史學家們對於當年這場災難的責任歸屬,仍有許多不同的意見。

奧地利史學者普遍認為,當時 84 歲的奧匈帝國皇帝法蘭茲.約瑟夫是罪魁禍首。在奧匈帝國王儲費迪南茲大公夫婦在塞拉耶佛遭剌身亡後,法蘭茲.約瑟夫對塞爾維亞下了無法被接受的最後通牒。這份通牒通篇假設塞爾維亞政府涉入塞拉耶佛的剌殺案,對塞爾維亞政府進行極度不合理的要求。這份最後通牒於 1914 年 7 月 23 日星期四晚上六點送交到貝爾格勒(Belgrade),要求 48 小時內給予回覆。塞爾維亞基本上拒絕了奧匈帝國的通牒,附帶了一、兩項條款。最終,奧匈帝國對其宣戰。

而哈布斯堡後裔、奧匈帝國最後一任皇帝的孫子卡爾.哈布斯堡-洛特林則反駁這樣的觀點。他認為將這場戰爭的責任,全部歸究到一個國家、或是單一個人身上,是絕對有問題的。他指出,當時其他的政治人物都沒有料到,這件事情最後會變成大戰,原先大家都以為這只會是地方衝突。

當年參戰國家的史學家,普遍認為當時瀰漫的國家主義,是掀起戰爭的原因。

探討一次大戰的起因,開啟了許多不同的討論。

source: wikipedia

像是對於當時行剌者的評價。重要的塞爾維亞史學者杜桑.巴塔柯維契(Dusan Batakovic)認為當時行剌王儲夫婦的加夫里洛.普林西普(Gavrilo Princip)是國家革命份子(nationaler Revolutionär),他形容普林西普是一位「用錯方法的曼德拉。他是一位對抗奧匈帝國行政殖民的戰士,決心以武力相抗,因為當時並沒有像甘地那樣消極抵抗的作法。」

而奧地利史學者塔瑪拉.薛勒則反對簡單的責任歸屬討論,當時和現今的時空背景都不同。當年的塞爾維亞和今日的塞爾維亞不同。她認為當時的塞爾維亞所追求的,就如同德國和義大利所追求的相同──一個民族國家,必要時不惜以武力達成目標。

奧洲史學者克里斯多夫夫.克拉克(Christopher Clark)認為塞爾維亞對於戰爭的爆發也扮演相當的角色。他最近的暢銷著作《夢遊者:1914歐洲朝向戰爭之路》(The Sleepwalkers: How Europe Went to War in 1914),重新檢視了這段歷史。在這本書裡,他嘗試跳脫「究責」的框架,而是試圖呈現當時許多要角、參與者,他們在之中所扮演的角色和作為。

另一位塞爾維亞史學者留下這樣的註腳,弗佑斯拉.帕芙洛維奇(Vojislav Pavlovic)說:「從中我們應該學到最重要的是,絕對不再重蹈一次世界大戰的覆轍。」

http://www.tagesschau.de/weltkrieg1-serbien-oesterreich-100.html

http://www.firstworldwar.com/source/austrianultimatum.htm

原文刊於:觀念座標
觀念座標

觀念座標

觀念不只是認同表態,也是價值的確立,理性分析的抉擇:透過資訊瞭解世界,我們追尋觀念的理路,試圖描繪知性的座標。
觀念座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