織田信長與他的黑人家臣

Print Friendly, PDF & Email

說到織田信長的小故事,實在是多不勝數,但其實很多沒有事實根據。

與其他有名的戰國大名,信長與耶穌會傳教士有較多的交流(當然九州大名更多更直接),他的權勢及宗教政策也引起了傳教士的注意,因此,我們能夠從屬於異界的傳教士那得到與信長有關的特別情報。今次就來談一下那位被信長收為侍從的黑人奴隸。

有關黑人奴隸的故事,除了後述的傳教士記錄外,我們熟悉的太田牛一《信長公記》中也有記載,書裡稱那位黑人奴隸為「黑坊主」,所以有黑人家臣這事應該是千真萬確的。

現在很多日本的漫畫或小說作品會稱這個黑人奴隸為「彌助」,但其實這是沒有史實根據的。他是在天正九年(1581)由傳教士引見給信長的。根據後來傳教士寫給耶穌會本部的年報,當時傳教士與黑人奴隸入京,引來京民的圍觀及哄動,不少人還特意跑來觀看黑人奴隸。

以耶穌會傳教士到訪日本為主題的屏風。圖中可見作為白人傳教士隨從的黑人奴隸未知(Source:Wikipedia)

傳教士見到信長時,信長似乎也留意到黑人奴隸,據傳教士所說,當時信長「看到後十分驚奇,他(信長)不太相信有天生便是黑色膚色的人,以為是用黑墨水塗成的,還不停的看著」,信長還跟這位略懂日語的黑人奴隸交話,可說是「聊的停不了」。

由於黑人奴隸「力量強大,而且會一些小技藝」,所以信長很高興,從傳教士那裡帶走了這個黑人奴隸去當自己的家臣,然後再派人帶著黑人家臣去京內巡遊。傳教士還聽說有人猜測,信長會讓黑人家臣成為領主。因為照信長喜歡炫耀、向別人耍威風的行事風格,以及提拔了出身低層的秀吉來說,也並不是完全不可能,但事後看來並沒有這樣。

說到這裡,有幾點可以說明。

首先,按傳教士所說,黑人奴隸是懂得一點點日語的,相信他在見到信長前,已經在日本待了一段時間,雖然現在已不知道他之前先前是在九州還是在京都生活,但從一些傳教士的資料,以及傳世的南蠻屏風來看,當時的日本九州博多、豐後府內、周防山口以及京都都有不同人種走動;而且黑人奴隸也不會只有一兩個,所以,被信長領走的,不過是傳教士手下的其中一個黑人奴隸而已。

信長之肖像畫,由耶穌會畫家 Giovanni Niccolo於1583-1590 年間所畫。(Source:Wikipedia)

順帶一提,當時在日本走動的還有朝鮮人及中國人(唐人),在九州甚至有早在鎌倉時化便來到日本、並保留漢人姓氏的「歸化」唐人。唐人的足跡最遠到後北條氏,甚至南陸奧都看到有唐人活動的記載,也有部分唐人及朝鮮人跟日本人一樣,不少淪為奴隸,被轉賣到不同地方,而傳教士也參與了買賣奴隸的活動。

目前來看,除了信長招攬的黑人外,這些外國人基本上都沒有成為戰國大名的家臣,也似乎沒有成為兵卒,大名們反而把他們當成特別種類對待,還有不少大名在城下設有「南蠻町」及「唐人町」,充當外貿上的幫手,但由於那時候的大名統治還沒有十分有系統的人口查緝統制政策,這些外國人也不被當成當地人,因此出入無蹤,很難知道他們的生活情況。

最後,說一下這位被信長要去的黑人家臣他的動向是如何。

不知是有幸還是不幸,據傳教士的報告,這位黑人家臣也被捲入了本能寺之變,不過,跟很多漫畫、小說不同的是,他在信長死後,跟隨二條御所的信忠作最後的抗戰。光看傳教士的報告,我們無法想像為什麼他能逃出光秀軍的包圍,而且到了二條御所。很可能他是一直都在信忠身邊,只是傳教士以為他一直在信長身邊而已吧。

本能寺之變(Source:Wikipedia)

據傳教士的說法,黑人家臣在二條御所也仍是奮戰不懈,最後聽從了明智軍士兵的指令,放下武器後,被士兵帶走。家臣問光秀如何處置黑人家臣時,據說光秀說「這個黑人是動物,不通事理,又不是日本人,不用殺他,讓他回傳教士那裡吧」

這個結果要說是光秀仁慈嗎?還是光秀只是不當黑人家臣是人?又或者是光秀想賣人情給傳教士?現在我們都不得而知。總之,按照傳教士單方面的記事,起碼我們能確認黑人家臣並沒有戰死,而是回歸原本的奴隸命運。

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☞☞https://pressplay.cc/gushi.tw

胡 煒權

香港長大,一橋大學博士,專攻日本戰國史。先後出版了《明智光秀與本能寺之變》和《日本戰國織豐時代史》,即將於 2019 年出版《解開天皇秘密的 70 個問題I.II》(時報出版),續作為《解剖織田信長》(聯經出版)與《豐臣西軍與關原之戰》(遠足文化)。日夜與筆電共寢眠,但仍不忘健身、旅遊。
胡 煒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