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周史上的一大難解之謎:「周昭王為何南征?」

Print Friendly

西元前九百多年前的某一天,一位可能是當時東亞大陸上最有權勢,文明世界中最有權威的人,在此時卻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頭。我們無法確定發生了什麼事,如果採信傳世文獻的說法,這位身分顯赫的大人物是中了敵人的計謀,令自己陷入危機,最後溺死於漢水。

他是周文王的後裔,克商之武王的曾孫——昭王。

在漸漸沉入水中,掙扎的力量緩緩流失,意識逐漸模糊的這段時間,周昭王在想什麼呢?

他也許在想,為何自己與大臣精密籌畫下,偕同諸侯之師與敵方對陣,接連獲勝,最終仍然遭受慘敗,更令自己溺死於異域。到底是什麼樣的動機與敵人,驅使他、或迫使他必須親自討伐?又或是其實昭王並非溺死,而是中了埋伏戰死沙場,又或是因南國疾疫,水土不服而死?

事實上,「昭王南征不復」一直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大謎團,本文將以此短小的篇幅,結合傳世文獻與出土資料,向讀者介紹「昭王南征」這一史事的前因後果,並解釋其何以為一大謎團。

傳世文獻中的昭王南征

關於昭王之死,我們僅能依據傳世文獻鳳毛麟角的記載,盡可能拼湊出各種線索。傳世文獻中,關於西周歷史的記載本來就很少,往往見於《國語》、《左傳》、《呂氏春秋》等典籍及其引述,如要進一步認識西周歷史,則須得憑藉新出的銅器銘文、簡牘文獻,乃至於非文字性質的墓葬。

「昭王南征而不復」一事亦為西周史中的難解之迷。

傳世文獻裡記載「昭王南征而不復」史事者,主要見於《呂氏春秋.音初》、《左傳》、《史記.周本紀》、《古本竹書紀年》、《帝王世紀》,在細節方面雖有差異,但大體記述周王南征失利之事。

在《史記.周本紀》中,武王克商,周公平定三監之亂、制禮作樂後,周王朝便進入了黃金時代,有「成康之際,天下安寧,刑錯四十餘年不用」之語。

至昭王時,黃金時代似乎步入尾聲,《史記.周本紀》言昭王「王道微缺」,又云:「昭王南巡狩不返,卒於江上」。《古本竹書紀年》云:「周昭王十六年,伐楚荊,涉漢,遇大兕」(筆者按:兕為古代一種似牛的野獸),又云:「周昭王十九年,天大曀,雉兔皆震,喪六師於漢」,又云「周昭王末年,夜有五色光貫紫微。其年,王南巡不返」。

《帝王世紀》則對昭王南征有較戲劇性的描述,昭王南征之初相當順利,要渡漢水時卻因乘被船人動了手腳的膠船,膠船行至河中,膠遇水溶解,昭王也因而溺死。昭王的遺體為「長臂且多力」的衛兵辛游靡從河中撈起,送回鎬京。以上大概是早期文獻所見關於「昭王南征不復」的相關記載。

此為靜方鼎的紋飾特寫,此器銘文記載昭王命令大臣中、靜二人省南國。所載史事與本文引用之〈中方鼎〉等器同。靜方鼎現藏於日本東京出光美術館。
(圖片來源:中研院歷語研究所金文工作室製作之『殷周金文暨青銅器資料庫』(Digital Archives of Bronze Images and Inscriptions)」

昭王南征的動機為何?討伐的敵人是誰?

嚴格而論,依據傳世文獻記載,昭王南征的起因、敗因、敵人是誰,其實仍然無從得知。

不過,由於近年出土帶有銘文的青銅器,令我們能夠進一步認識昭王南征,以下將從幾件出土的青銅器為例說明。

根據〈甗〉銘文,昭王最初派遣中前往繁,為同年伐虎方做準備。南宮伐虎方取勝後,昭王才命令中安排南巡。〈中方鼎〉銘文內容則記載約莫同時的史事。〈中方鼎〉現已不存,僅有拓本流傳,據《博古圖錄》為宋代重和戊戌年(1118)於安陸(今湖北)孝感縣出土,當時共出方鼎 3、圓鼎 2、甗 1,其中兩件方鼎即中方鼎。[1] 此器屬於周昭王時期,銘文大意為昭王在命令南宮討伐反叛的荊方這年,昭王也命令中(人名)「先省南國貫行,藝王位」,中奉昭王之命視察南方的道路,建設昭王行宮,命人稟告昭王,並將這件事鑄在青銅器上。

昭王對於中下達巡視南國的命令還見於〈中甗〉、〈中觶〉。這揭示昭王南征時,同時對繁、曾、鄂有所布署,稍後更以曾、鄂兩國為根據地討伐「楚荊」(或稱荊方)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繁為西周時期「金道錫行」交通線上的重要節點,而古代中國南方盛產銅礦,如湖北大冶銅綠山,已證實為周代重要銅礦產地,此外長江沿線尚有江西瑞昌市銅嶺遺址、安徽銅陵銅官山及南陵等地產銅。因此,有理由判斷昭王南征很可能就是為控制銅礦。[2]

〈中方鼎〉銘文摹片
資料來源:中央研究員歷史語言研究所「殷周金文暨青銅器資料庫」。

也有另一種意見認為,昭王南征不為銅礦,而為征服土地。

自周初武王克商、周公東征以降,周人兩次分封諸侯,將大部分的姬姓、姜姓之親族、功臣分封至今天的河南、山東地區,以加強對於殷墟故地、東夷的控制,雖有論功行賞的意味,主要仍藉此屏藩王室,封建秩序的穩定性是建立在周王室持續獲得土地的前提上。

從成王至昭王這段時間,周姬姓、姜姓之貴族必然繁衍甚眾,周王室一方面以宗法維持封建秩序,另一方面臣屬有功時,則以田土作為賞賜。不過,王室所掌握的田土終究有限,如果無法持續獲得新土地,周王僅能賞賜自己掌握的土田,如此一來,王室的力量就會逐漸削弱。

因此,藉由軍事征服獲取田土,有助於鞏固封建政治秩序。這兩種說法實際上並不互斥,昭王南征也很可能同時為了銅礦與田土而進行征伐。

昭王南征應自成周出發,以曾、鄂(今湖北孝感地區)為基地,再進伐荊方。銅器銘文裡面提及的中,應是在南征期間先於昭王抵達曾、鄂,籌備南征事宜。南征作戰的過程中發生重大轉折,周人先勝後敗。第一次南征應當取得一定成果,否則〈中甗〉銘文不會記載中因巡省南國有功而受周王賞賜。第二次周人則遭受沉重打擊,以致昭王南征不返。

傳世文獻對於昭王南征的動機、行軍路線、楚荊是誰等,隻字未提,以致於許多環節難以釐清。

首先,周人南征具體的進軍路線,究竟是從成周出發後,選擇哪一條路線進入南陽盆地。其次,周人所討伐的「楚荊」,究竟所指為何,有可能為春秋時代的楚國嗎?

昭王南征的區域的地理概況
資料來源: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『殷周青銅器暨地理資訊系統』。

目前學界傾向認為,西周時期周人的影響力不出漢水,昭王南征,派遣大臣巡省南國,應是先至南陽盆地最南端,轉而東行隨棗走廊。由於前引傳世文獻提及昭王曾渡過漢水,在漢水一帶全軍覆沒,那麼周人是於何處越過漢水?

漢水發源於秦嶺南麓的沮水,自西北向東南流經南陽盆地、隨棗走廊西緣,在經大洪山最南端時,轉為西向東流,最後於今武漢、漢口附近注入長江。周人討伐的「楚荊」是位於隨棗走廊的西側還是南側?若在西側,則昭王勢必向西翻越大洪山,渡過漢水。若在南側,則昭王便是自隨棗走廊南下,渡過漢水。

假使是第一種情況,「楚荊」就可能與春秋時期的楚人有關。

理由在於,春秋早期楚武王、文王父子仍視漢東之隨(曾國)為勁敵,楚在春秋早期擊敗隨國前,勢力尚無法抵達漢水以東,換言之,春秋早期之楚就在漢水以西,楚人的起源地雖有爭議,眾說紛紜,目前丹淅說、枝江說的可能性較高為主流,但無論是哪一種說法,楚人皆在漢水以西。[3]

那麼文獻中的昭王南征所討伐的「楚荊」,即便不是楚人,也與楚關係密切。在此情況下,周人顯然是以曾、鄂為據點,擊敗隨州東南、溳水以東的敵人後,又折回隨州,再向西渡過漢水,討伐楚荊。顯然,昭王之死,楚人的祖先或遠親涉有重嫌。假使是第二種情況,昭王巡省南國,擊敗隨州東南、溳水以東的敵人後,繼續向南越過漢水,則楚荊的位置可能就在漢水下游地區。[4]

考慮到前述楚人及其起源之地望,及春秋時期的國際局勢,「楚荊」就不會是楚人。

「昭王南征不復」的餘波

隨著西周晚期王室動盪,周厲王為國人所逐,宣王中興不果,周人在南面及北面的軍事活動整體來說均不算成功,內部又政爭不斷。犬戎更在西周末年攻陷鎬京,王室東遷。春秋初年周王便已無力主持封建秩序,霸主代之而興,如鄭莊公、齊桓公。當時諸夏如鄭、齊、魯等國皆注意到楚逐漸強大,控制了江漢地區,開始威脅中原,作為霸主的齊桓公企圖動用諸侯之師,挫敗楚之銳氣。

由於齊、楚雙方都沒有十足把握戰勝對方,齊桓公帶領會盟的諸侯聯軍,與楚成王對峙,由於雙方均不願真的開戰火拼,便上了談判桌。談判當中「昭王南征不復」再次被提及。楚成王派使者向齊桓公說明立場,認為齊、楚風馬牛不相及,何以齊桓公來意不善,作為桓公代理人的管仲則以「王祭不共」、「昭王南征而不復」詰難楚使屈完。屈完則認為,若是對周室貢賦不周全,補上便是,但「昭王」這筆帳可不能算在楚人頭上,事情的真相可得管仲自個兒去問漢水之神。

換言之,《竹書紀年》所云昭王伐楚荊,春秋時代的楚人可是完全不認帳的。

最終,無論昭王是否因楚人而死,諸夏的霸主齊桓公仍然接受屈完的說辭,諸侯聯軍與楚師各讓一步,皆班師回國。幾百年前東亞大陸上最有權勢的人,也不過就是外交辭令中的談資,漢水之濱,那水依舊不捨晝夜的流著,就如同昭王溺死的那天。

[1] 當時出土不僅止於此六件,請參唐蘭,《西周青銅器銘文分代史徵》,頁296-298。

[2] 可見〈晉姜鼎〉、〈曾伯簠〉之銘文。

[3] 徐少華,〈楚都丹陽地望探索的回顧與思考〉,收入徐少華、晏昌貴編,《荊楚歷史地理與長江中游開發》,頁51-63。

[4] 尹弘兵,〈地理學與考古學視野下的昭王南征〉《歷史研究》2015 年第 1 期,頁 4-21。

參考資料:

  1. 唐蘭,《西周青銅器銘文分代史徵》,北京:中華書局,1986。
  2. 徐少華、晏昌貴編,《荊楚歷史地理與長江中游開發》,武漢:湖北人民出版社,2009。
  3. 尹弘兵,〈地理學與考古學視野下的昭王南征〉,《歷史研究》1(北京,2015),頁4-21。
  4. 雷晉豪,〈征服與抵抗:周代南土的政治動態與文化轉型〉,臺北: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研究所博士學位論文,2014。
  5. 本研究參考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金文工作室製作之『殷周金文暨青銅器資料庫』(Digital Archives of Bronze Images and Inscriptions
野蠻小邦周

野蠻小邦周

傳說商周之際,五星會聚,周文王因此受命,推翻殷商。殊不知這五顆倒楣的星星在匯聚的時候居然遇上了蟲洞,先後穿越到臺北盆地,因未受周朝禮樂化成,故稱之為「野蠻小邦周」。因為穿越的力道太強,此五星已經失去大部分記憶,只記得以前最喜歡飲酒漿配烤牛腿,但現在囊中空空,只能喝可樂配炸雞。目前正蹲踞在結界內苦逼地研讀上古史,希望可以找出回到周代的方法。
野蠻小邦周